菜单导航

“华山感染”最新文章:其他五次PHEIC之墨西哥流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23:43:42

近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举世瞩目,社交媒体上的信息轰炸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为帮助大家了解疫情的动态变化,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微信公众号“华山感染”每日更新疫情相关数据,并邀请华山医院感染科专家张文宏、王新宇就疫情的变化趋势、热点问题及相关注意事项,专门进行答疑解读。

自武汉疫情发生以来,张文宏、王新宇持续跟踪,已在“华山感染”连撰数文,他们的文字既专业严谨又通俗易懂,澎湃新闻经授权转发,我们希望“华山感染”的这一组文章对读者更理性地看待疫情、更有效地做好自我防护工作有所裨益。

前言

2020年1月31日,WHO宣布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简称:PHEIC)。

PHEIC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正式声明,指的是“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事件”;该事件状态在“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或意外”、“公共卫生影响超出了受影响国家的边界”、“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时启用。根据2005年制订的《国际卫生条例》,各国负有对“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作出迅速反应的法律义务。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是由在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下运作并由国际专家所组成的突发事件委员会宣布,该委员会是在2002年至2003年SARS疫情暴发后所成立的。

自2009年以来,共计有六次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分别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5年至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年至2019年刚果埃博拉疫情,以及于2020年1月31日宣布的2019年至2020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些事件都是临时性的,需要每三个月进行一次复核。我们将分几期和大家介绍一下前五次的PHEIC。今天先来介绍第一次触发PHEIC的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

“华山感染”最新文章:其他五次PHEIC之墨西哥流

本文图片 华山感染微信公众号

疫情的基本概况和对全球的巨大影响

疫情的基本概况

2009年甲型H1N1流感是⼀次由流感病毒新型变异株甲型H1N1流感所引发的全球性流行疫情。2009年3月底,该流感开始在墨西哥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暴发,不断蔓延。2019年4月底,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CDC对于新变种,疑似人传人的风险及在墨西哥的高致命性都表示十分关注。4月25日,时任世卫总干事的陈冯富珍宣布把这次疫情定位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其原因是对于病例中的临床、流行病学及病毒学报告缺乏认识。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规定,流感大流行警戒共有六大级别。2009年4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发表声明,将警戒由第三级提升为第四级;同年4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流感大流行警戒提升为第五级,情况罕见。6月11日,正式将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的第六级,是自1968年(香港H3N2流感)后,41年的第⼀次。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将流行病警戒级别提升至第六级不代表病毒毒性有所增强,而只是反映出全球各地的感染情况(第六级-全球有至少两个地区或国家出现持续的社区感染:社区暴发)。另外,世卫又表示,会将第六级分为A(轻微)、B(⼀般)、C(严重)三级,每个国家和地区会得到不同的分级。

为什么美国CDC和WHO对这次暴发重视呢?归结起来在当时的情形下有以下几个原因:

1. 新变种 这个流感病毒是全新品种,所以人类没有对抗它的疫苗或者有先天性免疫⼒。

2. 人传人 这个病毒似乎可以人传人。根据调查,病人没有直接接触猪。新变种将可能证实为人传人。但是,之前至少有另外⼀个猪流感的变种曾经人传人但却没有引起社区传播。相反地,例如,上⼀次在人类暴发的禽流感的传播差不多可以确认完全是由直接接触鸟类而感染。

3. 毒力强 病毒毒性导致墨西哥境内的感染者病情严重,甚至死亡,2009年5⽉底,该流感在墨西哥病死率达2%。并且,墨西哥境内的猪流感主要攻击年轻健康的成年⼈,这点和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相似。⼤部分其他的流感病毒株通常只会在儿童、老人及免疫力底下的人种产生严重病征。

4. 地域广 病毒在众多地区被发现,显示控制措施难以施行。病毒的潜伏期导致疫情恶化。

5. 季节性 通常来说,具有高毒力性的病毒会更快的杀死宿主,导致病毒⽆法即时的将自己传播给其他宿主,导致短期间疫情会有降低的迹象。由于宿主死亡率下降,侥幸存活下来的弱毒性病毒更容易在⼈群中传播,反而提供病毒更多的突变机会。此外流感病毒不适合在高温潮湿的环境中⽣存,于低温干燥的气候才适合⼤量繁殖,因此流感多半在春季发生,夏季疫情降低,秋冬交替之际则疫情攀升。

6、缺乏进一步的认识 仍然存在其他未知的因素,譬如传播速度、传播模式、现时对抗流感措施的疗效。新变种的不可预测导致评估难以准确进行。

对全球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