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或者如本雅明思考收藏家的行为时所相信的(tomberryhill.com)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2年11月19日 15:59:41

《无用的神学》一书探讨的问题是现代哲学如何面对现代性危机。所谓“现代性危机”是对资本主义时代总体异化现象的一种描述,既包括现实世界的动荡与苦难,也意指现代世界“祛魅”以来,艺术“灵晕”的消失和人性上的“无家可归”状态。这种状态在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表现得特别明显,身处这一时代的本雅明留下的哲学手稿《神学-政治学残篇》就是面对时代危机的深刻回应。夏可君在书中以此《残篇》为切入点,解析本雅明思想中对政治神学和暴力的批判,特别揭示了其“自然性”思想与庄子“无用之思”的相通之处,并以此线索连通了中后期海德格尔的反思与德里达的解构哲学,进而追问当代哲学重新开始的条件,在层层递进的对话中,探寻思想的出路和余地。本文摘自该书,澎湃新闻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授权发布。

石头会做梦,当然蝴蝶也会做梦。这是庄周的蝴蝶梦,庄子之梦从来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梦想,这是哲学自身的梦想,是思想的事情。

庄周梦蝶,既要庄周梦蝶,又要蝶梦庄周。这样的双重书写如何可能再次实现?本雅明在《柏林童年》的自传书写中,借助于普鲁斯特的无意记忆与中国道家的即刻幻化,进行了变异转化。

要实现这样的双重书写,本雅明不得不借助于异域的想象方式,中国艺术由此出场。因为中国艺术一直在面对二者的关联:一方面是模仿自然,进入一种梦幻的书写中,如同超现实主义的自动书写,一个中国书法家持续进行几十年的书写活动后,进入肌肉记忆,进入无意记忆,放弃习惯的程式化,才有晚年的衰年变法,进入自身身体中的自然,让自身身体的自然性或无意识动作相互作用,且不断激活,才可能不断激发新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让自然来为,对于中国水墨艺术家而言,就是让材质的自然性,无论是宣纸的空白、水性墨性的流动性,还是自然的混沌,都走向一种律动的节奏,在一种烟云变化又有着节奏的书写中,让自然具有某种意境。此意境,就是自然向着人类的生成,尽管并非一种具体的生成,而是一种可能的生成。由此,自然向着人类生成,自然也包裹人类,自然环境与人类身体合而为一。

中国文化“似与不似之间的感通”原理,之为云-烟式的书写,也是本雅明1938年观看中国绘画展览时直接感受到的“思想图像”:

中国书法——或称“墨戏”(也是游戏?——笔者注,下同),这里我们借用一个杜保斯克先生用来描述绘画的字眼——的呈现,因此具有卓越的动态性。虽然这些记号有其固定的联系和形式,但它们所包含的多种“相似性”(ressemblances)却能给予它们动态。这些虚在的相似性(Ces ressemblances virtuelles)在每一笔之中都得到表现,形成一面镜子,使得思想可以在这种相似或共鸣的气氛中得到反射(相似性的气氛与回响,不就是中国文化的气韵生动?不就是与自然的灵晕相通?这是有待于再次展开的主题)。事实上,这些相似性之间彼此并不互相排斥;它们交织缠绕,并且构成一个诱发思想的聚集体,正如微风吹过凝视的面纱(相似性既包括感性的相似性也包括非感性的相似性,而面纱的隐喻再次出现,回应了歌德论文中的面纱之相似性之美)。

中国人称这种描写为“写意”(peinture d’idée:理型的绘画,此理型并非柏拉图的不变的理型,而是自然的变化),正是特具意义。形象就其本质,即包含某种永恒(éternité)。这永恒表达于笔画的固定性和稳定性之中,但它也可以用更微妙的方式来表现——将流动和变化融入形象之中(fluide et changeant,这里的永恒性,流动与变化,也与《神学-政治学残篇》论文中所讨论的自然的时间空间相关,其中也有着运动与稳定的辩证法)。书法的完整饱满便实现于此融合之中。它以“思想—形象”的追求为其出发点。沙尔先生说:“在中国,绘画艺术首先是一门思想艺术(这里有着本雅明的深刻发现,中国绘画如何成为一种思想的艺术?这还是中国传统从未有过的,西方也是从现代性以来,在塞尚那里才把绘画变成一种与自然相关的思想)。”而且,对中国画家而言,思想,意味着以相似性来思(penser par ressemblance,本雅明特意指明了这个相似性对于中国画家与中国思想的重要性,可以联系之前感性的与非感性的相似性)。正如在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说,相似性只在闪电般的片刻中出现(这就与“辩证图像”的瞬间闪烁相通),而且相似性的观察正是最稍纵即逝的事物,这些绘画的稍纵即逝性格和深沉变化性质,以及它们对真实的深入(pénétration du réel),两者间变得难分难解。它们所固定的,只是流云的固定性(la fixité desnuages)。它们真正的和谜样的材质便是变化,正如生命本身(这里的实体就是自然化的材质共通体,而且一直处于变化中,但又与生命相通,这个充满了谜一样的关系还有待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