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了解时下题材的流行趋势(wjqphkl.com)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4日 09:35:26

采写/何惜金
编辑/万天南
晋江文学城(以下简称晋江)又双叒叕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这一次,不再是老生常谈的“晋江崩了”,而是作者因读者排雷选择“轻生”。
据悉,7月12日凌晨,晋江作者洛拾意新文《艺术家、美人与恋爱游戏》登上新书千字榜后,评论区出现一百一十条排雷评论。
有读者称,该作者四年前创作的《万人迷翻车指南》番外逆CP,有雷点,谨慎入坑。
作者洛拾意全职写作,万字更新每天需要耗费十个小时,压力巨大,她在看到评论区首页被负面评论占据后,精神崩溃,发微博称”我也累了,就这样解脱吧”,服用两瓶褪黑素轻生,所幸朋友发现及时,送往医院抢救,于12日凌晨三点脱离危险。受此事影响,晋江当日出台排雷新规,允许作者删除不利于作品的负面评论,允许读者指出作者文案欺诈之类的行为,但禁止内容相关的违规排雷。
可风波并未就此平息。
网暴洛拾意的读者ID随后被曝光,晋江文学城论坛原创交流区“碧水江汀”上,有作者怀疑此ID为读者A。读者A听说消息,前往“碧水江汀”辩解称并非本人,但作者们无人相信,并出言攻击,导致读者A竟也意欲轻生。
7月13日至7月16日,晋江的部分读者因不满平台排雷新规,以及一些作者的偏激言论,发起反击,一时“碧水江汀”和“读书心得区”出现对立局面,甚至有读者扬言轻生,好在平台报警并确认平安。
舆情来势汹汹,7月16日晚,晋江官方选择关闭“读书心得区”与“碧水江汀”论坛版块,希望作者与读者都能够冷静下来,回归现实生活。这场轻生风波,折射出晋江作者与读者日益激化的矛盾,也反映了目前晋江文学的内容创作困局。
读者:排雷是权力,平台不该捂嘴
Vee是晋江的老用户,从2021年就开始看网文,据她回忆,那时晋江读者与作者关系非常友好,如同携手同行的朋友。
“那段时间基本上作者写什么,读者就看什么,创作氛围很自由。其实2021年之前,我也看网文,不过都是下载的盗版,后来知道创作不易,才决定要用真金白银支持作者。”
Vee开始为正版网文买单,是在2021年,此时,距离晋江2021年1月开始正式实施VIP制度只有一年。
在此之前,晋江一直实行免费模式,作者只要注册账号,就能自由发文,顾漫、匪我思存、甚至科幻作家刘慈欣都在晋江开设专栏。这一时期,作者为爱发电,书写天马行空的想象,即便匪我思存的BE美学虐得人肝肠寸断,顾漫因拖更获赠”乌龟漫”外号,读者也愿留下精彩长评,鼓励作者持续创作。
在晋江,Vee也养成了支持创作者的习惯,“小众作者守着寂寞耕耘挺不容易的,如果我幸运淘到好文,会坚持每个章节留评,帮助作者提高积分。”
说起排雷的风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Vee回忆说,“我记不太清了,似乎是从2021年净网行动之后开始的。”
Vee介绍说,商业化后的晋江,读者和作者的关系逐渐从朋友转变为了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关系,网文也从作品变成了产品,不少读者会要求作者在文案中标明诸如“男非处”、“BE结局”、“女主非善类”等等,以起到警示作用,避免不喜欢这类题材的读者误入雷区。
读者的评论也从“撒花”、“表白太太”逐渐变成了对人物、情节、作者三观的评判,其中不乏言辞激烈的,“有时候看评论区吵架,心情也不好。”Vee记忆中的2021净网行动,正是晋江最为艰难的一年。
2021年,晋江模仿日本漫画的同人志做法,大力推广“定制印刷”功能,作者可以根据读者订购数目,不经任何程序直接印刷个人志,向读者出售,收入由晋江和作者按比分成。
不料,在“扫黄打非·净网2021”专项行动,晋江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6月因涉嫌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获刑,晋江也被明令整改,重新审核网站的全部作品,共计1500万章。
审核重压下,晋江发动全部读者进行排雷,一刀切要求“脖子以下不许描写”,由此诞生了著名的口口文学,作者无奈,读者无语。
“之所以会有排雷,一是审查压力,作者主动写明以免不必要的举报麻烦;二是有些作者为了吸引读者,喜欢文案诈骗,内容和文案不符,读者只能主动排雷;三是网文的读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低龄化,商业化让作者自然而然要去满足读者的口味。像我这样30多岁、口味百无禁忌的读者,在晋江应该不多了。”
vee的主观感受得到了统计数据的支持,据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4.6亿,占网民总体的45.6%。网文读者群体日益壮大,晋江的网站流量也从07年末的1500万,增长至超过9000万,用户群体庞大。
然而快速增长的用户群,也明显朝着低龄化方向发展。
吉林大学管理学院的学者宋雪燕和张梦迪在《晋江文学城原创文学网站用户画像研究》中指出,在调查中,晋江文学城普通用户占比26%,付费用户占比74%,相当规模的用户已经接受并有付费阅读习惯,18-29岁用户接近样本的9/10,是网站的主体用户。当读者开始付费,自然就会对阅读产品的内容和质量有所要求。
网文作者数目庞大,作品质量良莠不齐,“有些作者连的地得都分不清,有些作者也只会塑造单薄的恶毒女配,现代言情类题材很多是红眼给命掐腰文学,千篇一律,总裁红着眼掐着女主的腰,表白要把自己的命给女主。”Vee吐槽起自己的弃文经历,表达了对阅读体验的不满。
“我只会默默地弃文,不会攻击辛苦创作的作者。不过那些在文下排雷的读者,我也可以理解,毕竟花钱消费,希望能够看到更高质量的作品,这属于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只是合理排雷和攻击作者之间应该有分界线,这需要平台、读者、作者达成共识,我不赞同平台再次搞一刀切,剥夺读者负面评论的权利。”
作者:排雷让我写作提心吊胆,读者到底雷什么?
“签约晋江之后,我才知道读者有这么多雷点。”
晋江作者小透明读着匪我思存作品长大,怀着文学梦进入晋江,经过了艰难的申签六杀(签约申请被拒六次)才签约成功,成为了一个萌新作者,一开始懵懵懂懂,她还以为只要写自己喜欢的就好,反复摸索后,她才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
网络文学商业化后,已经和免费时代的网文有很大区别。
以前网文写作者怀着文学梦,写作偏于传统文学,比如像匪我思存的《佳期如梦》、《千山暮雪》、《寂寞空庭春欲晚》,带着浓厚的文学气息。
但这一套在晋江已经行不通了,“现在要学会标题党,蹭热词,抓眼球,吸引流量,像马上影视化的《月明千里》之前的名字就叫《嫁给一个和尚》,《鸣蝉》登上金榜之前的名字叫《穿成奸臣的妹妹》。”小透明介绍经验说,“所以你在标题上要学会下功夫,一定要展示自己小说的萌点、爽点、人设反差。新人作者刚注册笔名时有一个新晋作者榜,这个榜单是根据作者注册笔名30天内发文积分排序的自然榜单,你的标题和题材如果热度高,theworldsfattestman.com,收藏和评论自然会多,积分也会高,会排在榜单前列的醒目位置。如果你在文案中再加上下一本书的预告,引流增加收藏,那么开下一本书的时候申请榜单也会轻松很多。”
除了学会通过标题吸引人之外,作者在创作内容时也要贴近读者的喜好。
如果想要成为能够靠全职写作养活自己的作者,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要去金榜扒文,分析成熟作者的套路、写作手法,以及早晚刷新书千字榜(俗称夹子),阅读收藏上涨较快的新书,了解时下题材的流行趋势,学习跟风。
“读者的喜好非常重要,像我喜欢的匪大的书,如果放在现在,就需要预先在文案里写上一长串排雷警示,提醒读者男主不洁、be结局、虐女主。”
小透明说,aplus-toronto-hotels.com,自己也是在深入研究了文案之后才知道原来读者有这么多雷点。
“比如很多读者要求男女主双洁,希望追妻火葬场能换男主,言情的一些读者很讨厌副cp是bl,最夸张的是我曾经看到有作者排雷排到近乎剧透。现在我自己写的时候也会提心吊胆,生怕读者不喜欢留下差评。”
说到排雷,小透明表现得既矛盾又无奈,文案预警排雷本就是作者面对商业规则的妥协。
她说,自己这样的创作者,就像是路边摆摊卖煎饼的,一个合格的卖煎饼的摊主确实应该要提前问问顾客爱不爱吃香菜,要不要加辣。可是众口难调,她怎么知道读者要的微辣到底是多辣呢?
煎饼摊子的顾客不会因为辣了就闹事,但是一些排雷的读者却有可能因为不顺心就砸了摊子,还四散传播,不让大家再光顾。
作者希望有一定的创作自由,在面对市场规则和政策监管不断低头后,还能够保留个人表达的空间,但读者更看重网络文学的商品属性,在乎这部作品是否满足了自己的精神需求。
两者的诉求并不统一,而横亘在二者之间的还有平台的推荐机制。
许多读者在刷负面评论时,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差评和排雷,会赶走可能的读者,影响作者的收藏和积分。
据悉,晋江的榜单推荐机制分为两种,一是靠收藏量排榜的人工榜单,一是靠作品积分排榜的自然榜单,负面评价会直接影响作品的曝光,辛苦创作的作者自然对此不快。
平台:同质化严重,IP工厂该往何处去?
此次事件中一度缺位隐身的晋江,也引发了读者和作者的不满。
有读者认为这次晋江偏帮作者,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有作者认为是晋江平台不作为,未能承担管理责任,以一刀切的“允许删除负面评论”,激化了读者与作者之间的矛盾。
继“2021年作者付费改文风波”后,晋江再次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处。
直到7月12日晚,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在碧水江汀上向作者和用户致歉,称“对于文章评论,我站的一贯原则都是支持理性批评,尽量克制排雷。理性的批评是指出文章哪里有问题,而排雷,往往是对某个类型某个题材某种创作手法的否定,如果读者遇到自己的‘雷’只是不看还好,但是大家互相交流,彼此交叉覆盖求‘避雷合集’,让‘雷’的覆盖范围越变越大,长此以往,无论是作者的创作环境,还是读者的阅读环境,都会被我们自己不断压缩。”黄艳明对于创作环境的担忧,也引起了许多读者和作者的共鸣。
Vee表示,看文久了就会出现文荒,目前晋江榜单上的文同质化严重。“古言(古代言情题材)就是娇软女主,校园文就是学霸学渣,总裁就是红眼文学,反套路题材也快要成套路了。榜单上的小白文很少有能吸引我的,可能是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他们的受众了吧。”
打开晋江VIP金榜,确实可以看到,在告别了传统文学叙事之后,商业化的轻松小白文更受读者欢迎,除了关心则乱这样的知名作者靠《星汉灿烂,幸甚至哉》的IP改编占据榜一位置,其他作品多为穿书、穿越类的爽文。榜单虽然热闹,但也有影视制作人表示晋江IP质量在下降,缺少像《大江大河》这样具有多面价值的厚重作品。
如今,晋江的IP改编占据了影视剧的半壁江山,2021年5月晋江副总裁胡慧娟在网络文学论坛活动中分享了一组数据,目前IP改编约占传统市场总量的20%左右,其中源自于晋江文学城的作品占比大约超过半数,2021-2021年间,在电视及视频网站上播出的最有影响力的100部作品里,27部是来源于晋江文学城的女性向IP作品。
晋江,堪称当之无愧的IP工厂,而小白文当道、内容同质化自然成了晋江发掘优质IP的最大阻碍。要想让晋江重回百花齐放的时代,就需要给作者足够的创作空间。
从这个角度出发,也就不难理解这次事件中,黄艳明为何会第一时间“偏向”作者,杜绝违规排雷。
对于作品内容同质化问题,小透明介绍说,同质化是平台推荐机制和算法导致的结果,这也是所有内容平台都面临的困境,晋江已经是目前网文平台中,给予作者创作自由度相对较高的地方。
和阅文集团的签约单本作品不同,晋江自2021年商业化以来,始终签约自然人,最低签约年限五年,每年只需要保证二十万字更新。
而起点的书籍动辄数百万字,如果起点作者想要写出成绩,每天至少更新六千字,像老鹰吃小鸡这样的大神级作者,
甚至能坚持每天两万多字的更新量。和起点相比,晋江读者偏爱五十万字左右的小说,作者只需保持每天日更三千的优质内容,就能收获忠实读者,更新压力小了许多。不过考虑到增加作品曝光度,有些勤奋的职业作者也会选择一天三更,更新万字。
“晋江签自然人,更重视对作者的培养。一开始申签要求的模板,其实已经包含了类型化写作的考量。作者除了递交简纲,还需要提交人设、看点和创新点,保证作品既有套路的部分,又有新意出彩的地方。在论坛只针对签约作者开放的绝对领域版块,编辑会热心讲解写作干货,我受益良多。在目前都拿创作者当纺织工的氛围里,晋江算是对创作者比较友好的平台。”
在拒绝套路化、同质化方面,晋江也一直在努力提升,希望能给作者争取更大的创作空间。
比如,针对一些冷门标签、冷门题材,编辑会针对性安排相对应的人工榜单,支持作者创作。
2021年10月21日,晋江发布站内信,宣布开启分级制,按照作品不同标签、类型及其他特点,做不同年龄的阅读推荐,让有争议、尖锐的、思想性更复杂的文章,暂时远离心智不成熟的读者,同时留给成年人一个更安心的阅读空间。
而这次允许作者删除负面评论,禁止读者违规排雷究竟能否扭转晋江读者、作者对立的局面,让评论区重回和谐,让百花齐放的创作春天再度回归晋江呢?
相信晋江会通过摸索找到适合自己的答案吧。(小透明、Vee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