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与淮北日报》征文展播,你是我生命中的世(klkurz.com)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17:06:05

如今,我是一名省作协会员,又是市作协副主席。然而,回想自己写作成长的道路,必须要感谢《淮北日报》的记者和编辑们,是他们成就了我的辉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记得那是1986年,我刚参加工作一年多。当时,我是一名刑警,经常接触形形色色的刑事案件。出于好奇,更多的是出于文学爱好,便把一些典型的案例,在不泄露侦查秘密的前提下,记录下来,同时谈谈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起初,我一次次把费力撰写的稿件寄给《淮北日报》,企盼能发表。但是,常常是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我心不甘。一天,忐忑的我径直跑到报社送稿件,聆听编辑老师的指点。当时,记者兼编辑的傅康老师接待了我。他温文尔雅,笑眯眯的小眼睛,让我感到亲近而温暖。他小心翼翼地递给我一杯热茶,语重心长地说:“新闻稿件,一定要抓住时效性和政治敏感度,还有可读性,不需要太多的修辞守法,要多看多练就行了。”我们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后,我反复揣摩和推敲傅康老师的话,坚信勤能补拙。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经过报社老师的指点和自己不懈的努力,我的新闻稿件和小品文陆续地变成了铅字,随之,豆腐块越来越多,成了警界一名优秀的通讯报道员。

再后来,由于去报社的次数多了,又陆续结识了王健、王明东、丁治平、林敏等老师。他们对我的稿件进行了修改和指正,ljm-mirror.com,使我受益匪浅。逐渐地,我掌握了撰写新闻稿件的技巧和方法,同时,也开始了文学创作之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多次参加了报社的征文比赛,并分别荣获一等奖、二等奖和三等奖等。

02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淮北日报》创刊周末版《北方周末》(习惯称“《北方周末》报)。从此,我的写作之路,顺风顺水,更加宽广。当初,主编是老朋友王健,其他的编辑还有林敏、黄岑、杨立新,后来又陆续加入冯长福、傅康、周严谨等。我和《北方周末》编辑部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每一段故事,都珍藏在我内心深处,时时回味,甜蜜到醉。

就先从参加连云港笔会开始说起吧。

那年的秋天,是《北方周末》创刊不久,为了鼓励大家创作激情,联络和加深报社与优秀通讯员之间的感情,《北方周末》筹办了去连云港金秋笔会。我们一行十五人,王健带队,在匆匆三天时间里,先后观览了花果山、海上云台山顶峰、大海浴场、海洋馆等,召开交流座谈会两场。大家玩得欢畅,交流得愉快,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文学盛宴。

一年后,《北方周末》报的老师们又特意组织一次“皇藏峪笔会”, 让我又接识了汪晓佳、马晓林等许多文化名人,software-cientifico.com,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书本里没有的知识和正能量。

几十年弹指一挥间。怎能忘记,我和《淮北日报》的记者和编辑们在连云港海滩一起拉网扑鱼的镜头;永远定格我们在皇藏峪原始森林里即兴唱诗接龙的情景;耳畔时常响起他们爽朗的笑声和高亢的歌声……

03

难忘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橄榄绿-红草情》出版时的经历。

20多年的警察日记和随笔,集腋成裘,我编辑成15万字的小册子。当我忐忑地将手稿递给《淮北日报》周末版《北方周末》编辑林敏老师时,她笑容可掬地对我说:“你是一名勤奋的通讯员,为你的成果而高兴。”我恳请她作序,她欣然答应。谢谢林老师对我的肯定和鼓励,这更激发了我的创作激情。在林敏老师和王健老师的关心下,此书很快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报社还组织二十多位文人,给我召开了发行座谈会,让我受宠若惊。

俗话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我的创作激情是报社的老师们鼓励出来的。在以后的岁月里,在报社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我笔耕不辍,日夜兼程,先后又出版了长篇小说《天街的梦》《李明扬将军传奇》,散文集《今夜无歌》《笔走黄里》等。再后来,有幸加入了市作协,并被推选为副主席至今。

斗转星移。之后,《淮北日报》扩大了,增加了《淮北晨刊》。《北方周末》合并到《淮北晨刊》。周末报的编辑们也是陆续离开,黄岑先到市电视台工作,后来下海去了;杨立新去了《人民日报》社……岁月更迭,世事无常。如今,我的良师益友傅康、王健都相继匆匆谢世,着实令人惋惜不已。

04

落花无语,人淡如菊。我深深怀恋与《北方周末》报相处的那段岁月,更怀念报社已故的几位老师。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和逝去的羞涩青春年华,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灵魂深处。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