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Linux走到了尽头吗?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0年09月15日 11:36:42

感谢的投递
“GNU/Linux 走到了尽头吗?想都别想,”博客Robert Pogson说。“GNU/Linux还只是个孩子,还在成长,并孕育着一切可能。有时急骤的变化有点恼人,可是GNU/Linux还只是计算机世界的小 小孩子,我们总是喜欢着它。”另一方面,“其他操作系统正身处其坟墓的边缘,等待着垂老之日的到来——也许就在明年,当ARM + GNU/Linux占领台式机和上网本市场之时。”

FOSS粉丝已经对微软对任何自由竞争者嘲讽与辱骂的伎俩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最近的一次事件如此令人迷惑,以致于很多Linux博客们不知所措。

事 情是这样的。“Нужно иметь в виду, что Linux не является российской ОС и, кроме того, находится в конце своего жизненного цикла”是来自微软俄罗斯主席Nikolai Pryanishnikov的论述。翻译过来,就是,“我们必须铭记心中,Linux并不是一个俄罗斯的操作系统,并且它也快走到尽头了。”

到目前为止,有所关注的人都知道俄罗斯正处在与自由软件一个分分合合的纠结关系之中;Glyn Moody在最近的一个相关的博文中就这么描述道。

但是要说Linux走到尽头了?大多数博客是很难承受的。

“好的操作系统总是先死”


“‘Linux走到尽头了’的说法相当多地是来自于一个持续失去其由高端至低端市场份额的操作系统平台的提供商,而Linux其实活的正好着呢,”Moody写道。“我敢保证,Linux的变体会比Windows存在得更为长久。”

“我只是认为那只是微软这么看问题,”Slashdot博客jgardia写道。“如果一个操作系统稳定与可靠,那么它就到了其尽头了(就比如说Windows XP)。”

相似地:“在苏维埃俄罗斯,好的操作系统总是先死掉,”Stregano赞同道。

“生命周期让你结束!”

并且还有:“在苏维埃俄国,落后守旧在微软俄罗斯领导人那里传播,”marcello_dl赞同道。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微软俄罗斯把Linux描述为一个行将就木的操作系统:我听说MS有一个beta版的操作系统,它已经被设计与改进好久了(beta 1.0从第一款Mac发行不久就出来了)。”marcello_dl补充道。“近期它将会在某天发布。有可能。”

还有:“在苏维埃俄国,生命周期让你结束!”Jeremiah Cornelius写道。

对话是在这儿升起的。因此Linux Girl觉得现在是时候凭更多的洞察来给博客圈以一击了。

“谈及Linux的实际状况,”Hyperlogos博客Martin Espinoza告诉Linux Girl,“Linux甚至还有着它还没来得及用到的巨大潜力。”

该操作系统“仍然在服务器空间成长,并且Android 看来有望彻底支配移动电话领域,”Espinoza解释道。“同时,台式计算机开始变化了;需要它的人越来越少了,缺少它的网民越来越多了。

“Linux桌面结束之日,也将会是台式电脑被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取代之时,”Espinoze论证道。

“仍然只是个孩子”

“GNU/Linux走到了尽头吗?想都别想,”博客Robert Pogson说。“GNU/Linux还只是个孩子,还在成长,并孕育着一切。有时急骤的变化有点恼人,可是GNU/Linux还只是计算机世界的小小孩子,我们总是喜欢着它。”

另一方面,“其他操作系统正身处其坟墓的边缘,等待着垂老之日的到来——也许就在明年,当ARM + GNU/Linux占领台式机和上网本市场之时。”Pogson补充道。“在M$发布’8’之前,台式机和上网本可能完全被取代了。”

Windows 7,与此同时,“将不能在ARM上运行,”他说道。“世界需要小巧、廉价和高效的计算机,Wintel(Windows+Intel体系结构)爱莫能助。

“OEM被M$ 和 Intel压榨得非常狠,”Pogson论证道。“到明年,提供给世界它真正想要的东西的OEM们和零售商们将有一个重大的突破。那一改变对那群落毛的人也许太为猝不及防了,而GNU/Linux在作出这一跳跃之时一如往常一样平静。”

“战争早结束了,微软曾是胜者”

“Linux走到了尽头一说如果真的有道理,也只是在传统桌面占有率这一层意义上有理;这一层意义上,微软早胜利了。”Slashdot博客hairyfeet断言。

然而,它并非这场战争的结束,“失败之中,一片新的市场在被孕育,”他说。

“我想说的是,Linux能多快地越过这段曲线,就要看看了,”hairyfeet认为。“我确实认为,未来市场不会是有成千上万多的发行,而只有少数的专为特殊任务而设计的发行,如Android 和 MeeGo。”

然而问题在于,“不知移动领域是会继续专有化,如我们在桌面领域所见的一样,还是会拥抱开源之蓝图。”hairyfeet补充说。“如果是前者,说实话未来不看好Linux,因为移动设备有着快速的硬件更新,Linux始终会慢那么一天或一个版本。”

针对这个原因,“如Google和Intel等的企业发行将会统治市场,因为它们是唯一有能力将精力放一些在研究与开发之上,以走在曲线前面的公司,”hairyfeet论证道。

“有关Tux之死的谣言是轻率的”

Slashdot博客Barbara Hudson以“Tom”作为笔名。他有另一番观点。

“它没有死,而是在为新的契机而沉默,”Hudson说。“哦,瞧——是Windows Phone 7的近亲。”

“并且,如果你为微软俄罗斯工作,我猜你一定得走‘公司的路线’,”她补充道。“不然,他们会逼你把你的iPhone换成WP7。”

排开一切玩笑话之外,“有关Tux之死的谣言是轻率的,”Hudson宣称。“Linux会好好的存在,至少要比Steve Ballmer活得久。”

“Linux才刚刚开始”

或许最好的——并且也是最乐观的——见解,来自Montreal顾问和Slashdot博客Gerhard Mack。

“Linux最后有着最多的硬件制造商在岗,有着适合的驱动和一个让其易用的发行,有着内核无止境的更新以及可用性不断的提升,”Mack指出。“我想说,Linux才刚刚起步。”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