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冬粒粒花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0日 07:33:26
   冬粒粒?  
  我问阿嬷,为什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小荷作文网
  阿嬷眯着眼睛想了一会说,我也不清楚,很久以前大家都这么叫,于是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   小 荷 作文网
  傍晚时分,村子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夏天的尾巴里天气变化的比女孩的心思还快。我们坐在教室里等着老女人宣布放学,透过窗户远远看见教堂高耸的主楼在夕阳下像块巨大的墓碑。  
  昨晚梦见老女人罚我们抄古诗,阿萌写的很潦草,老女人看了很火大,要我们加抄300遍,大家都大声抗议,最后老女人妥协了,说只抄一遍但要工工整整。我打开本子埋着头很认真很认真的写,生怕写错了或者潦草了老女人又发火,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手总是不听使唤,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老女人站在我身边高高在上的看着。我紧张的手心直出汗,于是翻过一页准备从头再抄一遍,发现这一页上写了许多我以前上课无聊时候写的话,我怕老女人看见,紧张得一把抓起本子给撕成两半了。中间模模糊糊记不太清楚。接着做了另一个梦,我走在去医院的路上,看见蓝布里站在路边,穿着睡衣头发湿漉漉的像是刚洗完澡一样,睡衣不是她最喜欢的蓝色带星星团的而是灰色的,就跟当时天空的颜色一样,蓝布里低着头没看见我,我有点.....低落?....恩.有点.  
  铃声响起老女人转身出门,我慢吞吞的整理东西,然后背着书包出发.当昏黄的太阳贴着低低的打官司草缓缓回家的时候,我来到大尾巴森林外围,书包还背在身上,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这里找一朵花.此刻我心情很是沮丧就跟发了霉的面包一样.  
  尾巴森林里又很多松树,杨树,桦树,杨梅树和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森林本来平时就很阴森,今天傍晚又突然刮起大风.树枝张牙舞爪的仿佛要把靠近的人抓起来烤了吃掉一样.充溢着死亡的气息,一些黑色的枝条上挂着死去的猫,听说到了夜晚时候会有幽绿鬼火在树丛里漂浮,一如亡灵的微笑和歌唱.在森林的西边有一块墓地丛.那里埋着很久很久以前就死掉的人.因为时间太久远了许多墓碑都倒翻在泥土里找寻不见了.只有那里才有冬粒粒花.而我现在正打算要采一朵回去.  
  说起来都怪我打赌输给了蓝布里,星期六下午是个大片大片的无聊充斥在整个身体直到脚尖的下午,而且像我们这种怪人,学校里也没几个人愿意和我们玩.谁让她总说我们是外星人呢.她一遍又一遍的猜想着她那段记忆空白后面藏着什么样的故事,而且乐此不彼,我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记忆空白的对吧.就是我们刚出生到我们刚记事中间那段.但她就是喜欢猜迷,蓝布里说要是哪天我们消失了,那么我们就变成迷让别人去猜,多么美妙的事啊!可我不觉得哪点美妙.  
  我们坐在公园长凳子上.她提议说我们讲故事如何.我同意了.为什么不呢.这个下午我真希望能碰上点新奇的事情.蓝布里接着说这样吧.咱比比看,看谁讲得好.输得那个人要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我知道讲故事是她的强项,可是.就像我说的.还有什么比让整个下午面无表情的度过更糟的呢.她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爱嗑瓜子的女巫,故事总是发生在夜色里,女巫总是忘记咒语.然后到我,我讲了一个到处流浪的诗人,有一天掉到一个水瓶里,醒来却发现到了一个画家的家里的故事.故事结尾的时候很悲伤.蓝布里听的很认真.她听完故事后缓了好一会才接着讲她的第二个故事.那是一个流浪的猫寻找游乐园的故事.很美.真的.我非常喜欢.可是.轮到我的时候我实在编不出故事来了.我盯着脚趾头想了大概6.7分钟.于是讲了一个初中生朦胧初恋的故事.果然蓝布里笑了.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我就是故事里那悲剧的主角一样.我也知道,我输了.  
  于是我就来到这个鬼地方了。  
  我打起精神决定速战速决,趁天黑前快点回家.  
  森林里阴凉极了,暮色里散发着腐败落叶的气息.苍老树皮的味道.和湿润灌木丛的清香.没看见鸟类和松鼠,估计早早关门睡觉了.经过池塘的时候看见有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出现在水草丛中,池塘里闪着微光和柳叶鱼的梦呓,丛树叶的交叉中漏出的光线静静的匍匐在脚边,脚底送软软,感觉像踩着蛋糕行进.  
  风好像避开了树林深处一样,这里树木静悄悄的.眼看就要到那堆墓地丛了.  
  前方槐树地下好像站着一个人.我走近了点.我希望能碰见村里的人.比如蘑菇奶奶.她总是在大尾巴森林里采草药.这鬼地方太吓人了.虽然也挺美的.  
  那人转过头来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老人们说过鬼魂是透明的.所以当我视线穿过那人身体看到她后面的槐树上倒立的猫头鹰的时候.我吓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她笑了.显得很高兴的样子.朝我招招手..  
  太阳终于一跳一跳的下山了.森林的夜儿是静静的,风是轻轻的,芦苇里传来水鸟明亮洁净的嘟哝.  
  她好像让我过去.我在心里说,蓝布里.这下我终于要消失了.要变成谜了.你能猜出来么.  
  果然不是什么美妙的事.  
  那鬼打量着我,开口问  
  你害怕我?  
  我没说话.  
  我叫步伐.厄……..你的名字呢?  
  我还是没说话  
  她等了一会.开始自顾自说起来.  
  我是个女巫,是被烧死的.他们说我是坏女巫蛊惑人们.可是我明明什么也没做.  
  ………  
  他们把我绑起来烧死了….  
  她的语气很低沉.  
  可我还是不敢说话.我瞪着她.心跳的很快  
  她突然恶狠狠的说.  
  你再不说话我就吃了你.  
  我毫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我叫….厄…k….我说.我是来找....冬粒粒..花的…  
  哦.冬粒粒花啊.很漂亮呢.那块墓地很多的.  
  你会杀了我么.?我鼓起勇气问  
  为什么会呢.她随意的说.好像在自言自语.  
  可是那边很多鬼魂的.  
  她指了指那块墓地.  
  虽然现在他们还待在他们家里也就是棺材里睡觉….厄…那个..你想不想参观我的家.?  
  我拼命的摇头.  
  我想摘一朵冬粒粒花.你知道它为什么叫冬粒粒么.  
  好像是因为花朵像雪粒一样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毕竟我死了很久了 300年还是400年了.  
  不介意我摘一朵?  
  恩.不介意.  
  好的.我说.我摘完就走.  
  她眼神暗淡下来.  
  我沉默着.  
  这鬼地方好像也没人愿意陪她.那么长时间肯定很孤独.  
  你叫k是吧.她突然说.能请你帮个忙么.  
  没问题.我说.希望能让她觉得好点.  
  能帮我立块墓碑么.他们埋葬我的时候好像太匆忙了.没来得及立墓碑.  
  好的.我说.你喜欢什么材料做的.  
  柳树的吧.我小时候家门口有棵柳树.我总是在那坐着.一坐就是一下午.我顶顶喜欢柳树的.到时候 你在墓碑上刻着:小女巫步伐 希望她永远开心.可以么.  
  我说好得.我下次来的时候会带过来.步伐.好奇特的名字啊.小女巫步伐…..这么说你真是女巫咯.你会法术么.  
  她微微的笑了.好像我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  
  她笑起来挺可爱的.透明的脸上有些许雀斑,像淘气的天上的星星.她用手指指向我,喃喃说些什么.忽然我的衣服呼啦啦作响.可是四周一点风的影子也没有.我的衣服就自顾自的呼啦呼啦.然后我的双脚慢慢离开软软的蛋糕似的地面.我飞起来了.  
  可我一点也不害怕了.胸膛里满是震惊和喜悦.她也慢慢飘起,朝我飞过来.眼看就要撞上我了.我好像问到薄荷的香味.她的鼻尖穿过我的额头.我听见她在我耳边低声说,谢谢你,小k.  
  我能感觉她消失在我身后.不知道是躲起来了还是回家了.虽然空气里还留有薄荷的味道.她刚才站立的地方也残留她的气息.可是我就是知道她消失了.所以我没说话.静静等她的法术消失.我缓缓落下.  
  一片乌云遮住了天空.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我急急忙忙去到墓地丛.一大片一大片的冬粒粒花在墓地丛的北面绽放.果然如步伐说的一样.冬粒粒花像极了雪花.每朵花有六片花瓣.洁白无垠.就算在如此幽暗的环境里都能折射出淡淡的光晕.伸手去触碰的时候凉凉的.于是手不由自主的温柔下来.好像一不小心花儿就要融化了一样.  
  把花儿放进盒子里.再装进书包的时候.细小的雨丝飘下来.清凉凉的雨滴,打在我的脸庞上,眼睛里,甚至嘴里,甜丝丝的,痒酥酥的,清莹莹的,似真似幻,如同初吻一样令人惊慌失措.  
  不知道是真的下雨了还是只是个巫术.  
  …………………..  
  第二天我把花给了蓝布里.并给她讲了这个故事.她吐了吐舌头.  
  你相信这是真的?我问.  
  当然信咯. 她很认真的说.下次我陪你一起去哦!

上一篇:若夏若冬

下一篇:谱写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