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幼稚的想象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7日 12:27:05
  幼稚的想象  
  糟糕,我的上下眼皮又打架了。今天真是倒霉。本来以为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早上被爸爸表扬了一下,就忘乎所以了。看到可恶的可如走时投来的藐视的目光,我羞的头也不敢抬。这几天可能是我的倒霉日吧,前些时间风光透顶的我,真是倒霉死了。看着班里一副八卦透顶的样子,宁锦还一副自豪的样子说另外一个年级有个人怎样怎样喜欢她,真是让我恶心透顶耶。唯一让我有点安慰的是星期天还有个主持活动。真是没想到人这么脆弱。   小荷作文网
  可如在我失望透顶时候,还故意来刺激我:“柳叶儿,明天我第一次主持,服装怎么配?”我简直要吐血了,恨不得直接跳楼。可一想到亲爱的优秀学生,马上换成一副微笑的嘴脸,相信那时的我一定最难看的了。“呵呵,你和他一起嘛,配一点的就行了嘛!”我快要吐了。“啊?配一点的?他那个丑宝!”可如笑着,嘴上这么说,笑声中却掩盖不住满心的喜悦。看她那副嘴脸,我实在受不了了,马上冲到了走廊里。和宁锦开玩笑时,又弄掉了衣服上的一个黑珠子,又不知它何去何从。如果有可能,我真想直接变成植物人。   小 荷 作文网
  一天前,老夏跑来问我一个白痴问题:“你星期六上午有时间吗?”我撇撇嘴,这个顶级白痴问题,还用我来回答吗?“呵呵……”我冷笑了几声,如数家珍:“星期六上午要弹琴,星期六下午要上小主持人班,星期天嘛,要有一个活动。”要是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打死我也不会这样说的啦。到一天之后,我再回想起来,真想打自己两个嘴巴。我没有想到老夏在接到通知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我和他。可因为我的一点“小小”的说漏嘴,导致与一次命运的转折点失之交臂,拱手让给了可如这个很久我都看不惯的家伙。  
  我从来都是有点孤芳自赏,也从来都是对“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这句古话嗤之以鼻,现在真是给它奉为了上宾。我想,在这句话前面,再加上一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是再好不过了。当可如幸灾乐祸的跑到我前面时,我已经对人间百态筋疲力尽。  
  学校里哪个白痴都知道“柳叶儿”这个人。再白的人。当我第一次走上舞台的时候,我不相信我这个在预赛就被淘汰的人,能笑到最后。 我也不相信,他,这个比我优秀的人,进了决赛的人,这个让我自卑的人,竟然没有笑到最后。我也不会忘记两个人,重要一点是美女前班主任米老师,次要一点是老夏。柳如叶,我,在后来N次主持中,都是与他合作,老夏对他印象超好。可就在这一次,因为我的疏忽,与这一次非常非常重要的机会错失。  
  不是因为他,是因为一个节目的表演者,让她看见了,我就不会被怀疑了,也许她就会更相信我,更体谅我。  
  我从来都是怀疑世上的事情很戏剧性,骗小孩的话,太幼稚了,就像说世上有鬼。而我觉得,吃棒棒糖和是咪咪虾条才是最不幼稚的。而我,可能因为太惟我独尊了,上帝惩罚我的吧,我因为弹琴才不去主持那个节目,没想到老师因为要比赛而取消了这次训练,,而那个让我咒骂到十八代祖宗的比赛,正是我本来要主持的。  
  也不知道我这几天怎么搞搞的,进超市可能只顾疯狂购物了,想吃鸭舌头,却买成鸭脖子了。妈妈还问我无数次要不要吃鸭舌头啊?我却说吃腻了。哪里知道我当时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还以为妈妈说是鸡翅膀。这些都是我事后才知道的。等我把鸭脖子吃到嘴巴里,才问妈妈这么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啊,我的鸭舌头呢。妈妈是怎样的惊愕看着我,越来越觉得我发烧了。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我嘀咕了一句。心里却是一阵刺痛。我想起了宁锦的话。可是他们叫我到广场去什么意思呢?心里又是一阵痛。  
  宁锦喜欢他,不可能啊。听了乐月的话,我惊呆了。是啊,宁锦,他既然喜欢他,就没有理由不赶走我这个柳叶儿。是的,任何理由都没有。宁锦,你的嘴脸,比可如还恶心!我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宁锦大叫。  
  世界充满着邪恶,计谋,危险,处处充满。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小路上的那棵大树上许下的愿,你忘了吗?刻下的字,你还记得吗?对,是时间淡忘了,淡忘了我们曾经那段精彩的日子。你还记得你在你的同学录上认真的写下你平生最完整的英文“L LOVE U”吗?错的,是错的,可你那时的心,是对的。  
  在日记本上认真的写着,我知道,我的心,在滴血。宁锦,再见,你,变了。回忆我们的那段日子,你好纯洁,心内充满的是洁白。可是。那个年级的那个男的,让你变了。我恨他。  
  晚上,在QQ音乐中听起光头女歌星辛妮欧康纳的《a perfect Indian》,差点就哭了,是啊,那个紫色的许愿沙,那些诚挚的话,还有宁锦那充满期盼的面孔,都已经被我扔了,全扔了。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在辛妮欧康纳忧伤的声音中,我抱着双肩,我深深地埋到了胸前。我想象,宁锦,我们又和好了,我想象,那个戏剧性的事情没有,我还想象,我买的,永远是鸭舌头。  
  我走出了房间,走到了阳台上。已经是初夏了,阳台上迎面而来的是微带暖意的清风。仰望满天的星空,突然有种莫名的惆怅,不知为什么。记得我在书上看到过,一年四季都在星空的星座,有一个,是仙后座。那个骄傲的王妃,被倒挂在天空中,永生永世。她还有一个名字,骆驼座。对,骆驼座。宁锦,你就像那个王妃。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