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望尽一江梨花雪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16:21:39
  梨花一枝春带雨。  
     小荷作文网
  她,风尘女子。却人如梨花,即使散落满地,亦瓣瓣洁白。   小 荷 作文网
  她,名为容娘。  
  容娘的清高自是这烟柳花巷中的一景。愈是清高,愈发耐人寻味。上门拜访之客也与日俱增。其中,自然不乏风流才子,只是,容娘的眼眸,并未入得一人。  
  眉,不画而翠;颊,不施粉黛而红;发,乌黑透亮,如楚地丝绸。镜中,容娘姣好的容颜如画一般,悠然而起的梨花香,将这绝代佳人笼住,清高而不失淡雅。  
  容娘居于一画舫之上。画舫日夜泊于江面,江水悠悠,如佳人的思愁。画舫共有三个舱室,中舱为众姑娘待客之地。只是,容娘很少露面。后舱是姑娘们的居室,被称之为“燕寝”,里面锦绣夺目,所设闺阁雅玩、梳洗奁具一应俱全。容娘的闺阁有别有其他人,室前垂湘帘,室内名人书画,笔墨纸砚,比比皆是。熏炉里时常焚上沉香百合,茶几上一束梨花洁白如雪。床榻则为柱子所制,榻前两角处各垂死角香囊,一派幽深清寂呼之欲出,好似高士的书房。  
  容娘她是不能择其命,但能沉静在这幽静清寂中,荡尽浮艳,还她一缕清香,她便安然。  
  只是,佳人自古会有才子倾慕。容娘这样的浮萍,美得零落。  
  他,名柳南。  
  泛江游玩时,无意间,瞥见画舫窗边的容娘,便销了魂。也许,相逢便是缘吧。柳南前去拜访,正遇出闺阁的容娘。电光火石之间,秋波横过,她眼中从此,只可容他一人。  
  容娘邀他室中长谈。他愈加爱这女子的清高出尘,相顾无言。她知,此生难得一良人。两人初相见,便如知己好友,彻夜长谈。容娘煮得一手好茶。于是,一盏清茶熬尽了她的女儿情。他又怎会不知,便问起:“卿一生有何愿?”他斟茶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莞尔一笑:“愿有一人,与他居于山林长野,不论贫贱,唯见相知。”她清丽的身影在这凉月下略显微薄。是啊,此生,若能拂去红尘,抹去这画舫前世今生的记忆,足矣。  
  柳南握住那双纤纤玉手,他惊异,是何女子竟有如此清愿。只是,执手相看的人,会是自己吗?他不知道,眼中摇曳着无奈。四目相对,容娘忽然就泪水连连。她知,他没有说出的那句:卿本佳人,奈何为倡!皓月下,他在她的竹榻之上,沉沉睡去。她孤影倚岸,泪阑珊。她只是为他熬着清茶,一杯杯,一盏盏,只为他醒来,茶温正好。  
    
  可是,柳郎,你可知妾心?  
  皓月当空,一缕缕茶香在江上升腾。远远望去,画舫如同仙境。烟雨蒙蒙。  
  柳南不知何时已在容娘身后,她的茶,温度正好,清香四溢。本应是相看两不厌的人,如今,他却不能拥她入怀。他只能握住她的手,来抚摸自己的无奈。一盏茶在舌尖留下余香,本是香中溢甜的,此刻,他却品到了无限的愁苦。  
    
  他们至亲,也只能是相握。  
  容娘知道,他是要离开的。只是,她如何舍得。  
  那日,柳南来时,容娘便察觉,他的眉,是紧蹙着的。她依旧为他煮茶,他依旧卧于竹榻。她不知他是否沉睡,便卧于榻前,看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倏尔,两行清泪在柳南眼角溢出,她就泪如雨下。柳南起身,这次,他终于拥她入了怀。“容娘,明日,明日我便要离开了。”臂弯中的佳人泣不成声,泪湿了他的衫。她从相遇便知,迟早会有一别。只是未想,这离别如此匆匆,竟就在眼前了。  
  她起身,将那盏煮好的清茶递与他,“吃罢。”  
  茶香沁入心脾,也沁入这茫茫月色。  
  柳南拿出一柄绿如意,断开,递与容娘一半。“日后相见,以此为证。”他不知,此生还能否再见。  
  十里长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他终于决然而去,她望着他的身影随着暮色渐渐消散。一夜与君同,忽梦中。若是从此不相逢,别西风。  
  这一别,竟是七年。  
  蓉娘紧紧抓住思念这根救命稻草,她相信,多久,她的柳郎,终会回来。她为他煮了七年的茶,凉了煮,煮了凉,一煮便是残念风月。当日的绝世容颜已不复,竹榻已为病榻。容娘,红尘里的那朵绝世名花,终飘零。  
  弥留之际,她千盼万盼的柳郎竟重回故地,寻她而来。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思念佳人。辗转相见,早已物是人非。她不忍怪他,能在死之前再见到他,她心满意足。柳南痛哭,这些年,不是不思念,只是科举不第,囊中羞涩,怎有脸面与佳人相见?他无奈,为何这世上没有第二个黄衫道人早些绑他前来?泪眼朦胧,佳人早已瘦比黄花。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为他拂去眼角的泪,却还是种种跌下……  
  容娘为伊消得人憔悴,终在爱人面前香消玉殒。  
  柳南痛哭,提笔写下二十首悼亡诗,歌以当哭:  
    
  七载重来已是非,梨花零落燕纷飞。  
  对镜嫣然浑一笑,分明我是意中人。  
  小雨有时红两颊,欲呼夫婿又低声。  
  明朝南济桥头水,不见鸳鸯相并飞。  
  卖赋惭非司马才,空叫红粉委荒菜。  
  不知海国苍茫外,何处黄金可筑台。  
    
  ……  
  容娘死后,柳南不舍,日日哭于坟前。购得数百桃树,植于坟前。有人问,蓉娘生前酷爱梨花,为何遍植桃树?柳南仰天长叹,梨花凄苦,愿她来生若桃花,人面相映红。果不其然,容娘坟头,忠诚桃林一片,乍看去,林中依稀有一绝代佳人款款而至。  
   
  望尽一江梨花雪,还卿一世桃花林。  
   
  后记:容娘,明朝盛极一时的歌姬,生卒年不详。柳南,容娘知己,一生穷困潦倒,不入仕途。死后,友人将他与容娘合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