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四月的浅忆_2000字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9日 11:33:50

  细软而炙热的阳光铺泻而下,草地上升腾着隐约可见的热量。倚在明朗温暖的窗边,没有幽香之茶的陪伴,也没有浪漫咖啡的调情,此时,只喜欢一点一点轻呡这清爽的雪花酒。呵呵,只为吮吸一种适宜的气息。

  四月,像细胞分裂期一样,在短暂中发生着千变万化。

  四月,掌管记忆的机器打出棱角分明的光束,一连串的画面又开始在脑海动态演示。

  四月,一切都以鲜活的姿态呈现。

  (一)爸说他又回老家了。从他的声音里,我听到了一种风尘仆仆的味道。于是,我又开始想:爸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又带着怎样的情绪回来的?一些所见所闻是否激起过他曾在内心深处久久积压着的情愫?

  四十年的岁月,四十年的记忆,转瞬间要连根拔起,再移植到另一片完全陌生、充满挑战和竞争的土地上,这对双亲来说是多么的疼痛和无奈,对我们来说又是多么容易感怀的体验。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牵绊。同时,半年后的现在,我们都不再笑着谈起过去的日子,那些生动、或喜或悲的画面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梦里,串联成没有时差的片段,贯穿在大脑最深处的那根神经里。我知道有些记忆就像一道丑陋的疤痕,无情的湮没了整张光阴的脸,我们都不愿去回首了,哪怕其他的如同美丽嫩滑的肌肤。每次回去我都能察觉到双亲新增的白发,他们又加发黑的皮肤和填满岁月沧桑的褶皱。可看起来他们却显得比以前要满足,要舒心一点。然而我心酸着。缄默不语。我知道双亲的笑只是一种表面的掩饰。他们也希望很多事情能够随着车轱辘的轰隆而过都被碾进土壤里,可我能够读懂他们眼神深处最真挚最澎湃的表露。“彻底离开”成了一个冠冕堂皇却又不得不让人接受的理由。

  我是一个孩子,一个多愁善感的孩子。

  好多个夜晚,白天残留下来的风总会吹起眼里的浪花,想老家。一遍一遍翻着自己用拙劣的技术拍摄下来的家乡景图,渴望再回老家的念想就像猫爪一样挠着心窝,难耐到抓狂。

  静躺着。我想,时过境迁了。和小侄女抢玩具的那个我已经长大了;二哥也不再挑剔妈做的饭了,每一顿粗茶淡饭都成了美味佳肴;和我一起徒步行走五十几公里的堂弟懂事了,也沧桑了,我们不再可能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的玩了;三奶奶更加老了吧,可是她抱上了重孙子;老坟头在四月风的吹拂下枯草重生了吧,可是少了很多后代人的祭品和呢喃……

  我强烈的想要回去一次,回去。我想去探望四妈,她是否还像以前那样有力气可以背起大捆大捆的柴火呢?她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没有儿子陪伴下的日子里一个人哼着小调自娱自乐的过呢?我想我得有机会参加堂哥的婚礼;我想我要看看三爹现在孤独一人时是否还会露出得意的笑……

  我想再走一趟大山,就专门去那片苜蓿地,为自己当时愚蠢的行为而忏悔一下;我要踏上印满车轱辘和脚印的每条路,呼吸还遗留着亲人们汗泪的空气;我想在趟一次河,静静地看着清水像已逝亲人的血液一样流淌着自己的弧度;我更想再经历一次家乡人的那被千百个四季所润色的生活章节……很多很多,我都想去重温一次,哪怕有些记忆还会在不经意间创疼心底的一根弦。

  回家,回家。时间的沙漏一点一点过滤着十九年的情感,十九年的经历。

  可是。我恨。回家仅仅是一个念想、一个愿望?!我不知道它何时会真正的出现在我的日程表上?何时自己又会用肢体动作去亲历?去完成?我恨。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在潮湿的夜里回味着过往的种种,并决心要去做什么,可是在天亮之后便慵懒的蜷缩着。

  四月的阳光像米饭冒出的气一样热腾腾的,然而懒猫的心却凉着。

  (二)中旬了。我算计着时间。是的,白象山的桃花正开的轰轰烈烈。可惜此时此刻我闻不到那扑鼻的芬芳,看不见那瑰丽盛大的场面,甚至连想象也开始七拼八凑。原谅我的健忘。

  我想,四季的交替是自然对365个日子进行的一次次复制,可惜这个怪老头做的有些疏忽,总有那么一些温软细小的东西悄悄溜出光阴的剪切板。我们称它为遗忘吧。

  遗忘。是一场躲闪不及的幻灭,掺着厚重而找不准位置的刺痛。

  那些可爱的,在夏天会冒出细密的汗珠的脸庞,也在这场措手不及的遗忘中渐渐模糊了轮廓。

  两年之后了,那些一起骑着十七八岁单车划着十九岁年轮的我们,缺少了以往甚密的交往,便在彼此的世界里褪着色,犹如拓印在纸片上的人体图像从彩色再到泛黄的渐变。空空的轮廓呆在脑海,没有血肉的填充。我想是那个难忘七月给予的评定吧。他以一位资历深厚的老教师的角色向我们发放了一张张去往不同学府的通行证,在我们踏上出行的车子时便成了一张张凉薄的面膜。界限划开了。从此我们受着不同的浸润和改变……或许多年以后还能一见如故,或许将来的哪一天偶然相遇,虽会感到似曾相识却已陌路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