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是个连朋友圈都没有的人(udingg.com)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3年01月22日 21:29:10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孙磊图/受访者供图

  无论是新书发布会,还是面对记者采访,魏微坐在那里,用时下流行的说法就是充满了氛围感:内敛沉静、真实纯粹,一如她的文字。然而这一静,就是整整十年,自2021年在《花城》发表了《胡文青传》之后,魏微几乎再无新作面世。很多人都想知道,成名早、出手不凡的魏微,这十年来都在做什么?

  外界对于她创作的猜想与困惑,魏微用新作《烟霞里》给出了答案:十年来,她一直在阅读、在生活、在积累、在等待。对文字有着极高要求的她不愿急就章,也不再满足于体验式写作、仅凭绒毛般的敏感去迫近人性,而是逐步潜入历史、时代与人性的深处,从而实现自己多年前就许下的文学“野心”:从总体上去呈现时间与万物、与个体生命之间的隐秘关联。

  新作《烟霞里》没有辜负读者十年的等待。在这部厚重的长篇小说里,魏微用了崭新的编年体形式,把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与四十年来时代发展的重要步骤编织融合在一起,实现了虚构与非虚构两种文学气质的完美对撞,完成了个人与历史的直接对话,为文学处理记忆提供了新的尝试路径和样本。

  沉潜十年、然后仅用一年多时间完成的《烟霞里》,甫一出版便大放光彩。有评论家认为这可能是她创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魏微却淡然回应:“未必。”这个回答是一种自信,cswhale.cn,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不禁让读者期待:下一个十年,魏微会写出怎样的作品?

  写作的人不能过得太“舒适”

  羊城晚报:很多读者都想知道为何您会在文坛“沉默”整整十年,是因为有写不出来的焦虑感吗?

  魏微:焦虑是有的。我三十五岁来到广州,这是我人生和写作的一个分水岭,人到中年,又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hbalsx.com,语言、文化、饮食、气候,诸多不适应,需要慢慢去适应。这个过程很痛苦,地域的异质感和中年危机。但这个痛苦对写作来说,或许是好的。

  一个写作的人,生活不能过得太舒适,不然慢慢会麻木,对环境没有感应。我是有感应的,我的感应就是不适。当然最主要是中年危机,会感受到时间、生命、衰老,看世界的眼光跟年轻时完全不一样,更丰富,更复杂,写作的难度提高了,而我又不愿急就章。这十年,倒是一直都有读书。

  羊城晚报:很多人都认为您哪怕没有新作出版,但也在为文学做准备,是吗?

  魏微:是。这十年来,外界都传我在憋大招,我也不知这印象哪里来的。我沉默十年,很少跟外界来往,除了广州的几个朋友,外面基本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你想,我是个连朋友圈都没有的人。我很少参加文学活动,饭局能推则推,就是上班、生活、读点闲书。

  我不找存在感,也不需要存在感。写作才是唯一的存在感。如果不写作,在我就是让自己彻底消失。这样的生活,其实存在一定风险:作为作家,你很有可能被废掉,精神上麻痹,技术上荒芜。但是我还好,心态比较平和,并没有刻意为长篇作准备,但事实上可能我一直在准备,那口气没歇。想写,觉得自己还有可能性,我还没有完成。

魏微

  沉默的这十年间,我上班、读书、生活,看上去是在消磨时光,但事实证明,作家的生活没有白过的,都是积累,都会进入你的小说,成为素材、营养。

  我挺感谢生活的,甚至感谢我这十年的沉默,如果写不出好作品来,那我就不写。对写作有要求。达不到心目中的要求,我至少可以做到不发声、保持沉默,保持一种有尊严的沉默,我不发出噪音。

  这是“自我完成”式的作品

  羊城晚报:新作《烟霞里》出版后好评如潮。您个人对这部作品满意吗?

  魏微:比较满意。当时写的时候就很在状态,语感找到了,一切都不在话下。人物、性格、命运、时间、时代……这些都是语言带出来的。这是我写作史上最特别的一篇小说,写得那么顺、那么快,几乎是在高速飞奔。

  五十万字的一个大长篇,中间没有遇上太大的困难,一口气撑到最后。我觉得太奇妙了,这是上天在眷顾我。十年没写东西,语言能力还没丧失。我很开心,很感激。

  外界的评价,有说这是我“集大成”式的作品,它之于我,就像《呼兰河传》之于萧红,一生只为写这一本。以前我的中短篇写作,都可算是为《烟霞里》做准备。我自己的评价是,这是“自我完成”式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