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栀恋物语(秋曦番外)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22:37:30

番外 俞秋曦篇  

  小荷作文网

  金色的阳光像一匹轻柔的绸缎覆住这个世界,漏下零碎阳光的梧桐叶显得明澈且优雅。  

  说起回忆,我们喜欢用这种无数地点都能体现,描述起来却仍然美得神乎其神的句子。  

  只是揭开翠绿的梧桐叶子,里面掩藏的到底还是无可避免的殇。  

 
  顾篱遇见段晨风的时候,洁白的野丁香铺天盖地般落了一地,幽香弥漫。  

  少女站在白衣少年的身旁,安静地看着他埋掉她的父母,然后转过身用安抚的语气同自己说话。  

  “这位姑娘,逝者矣哀,生者如斯,请节哀。”  

  顾篱沉默地点点头,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淡漠。  

  段晨风温文尔雅地问:“敢问姑娘可有去处?”  

  顾篱以淑女的姿势站着,她微垂着头,露出一小截洁白修长的后颈,似娇羞怯懦。她的声音细细柔柔的,却很动听:  

  “少侠请宽心,顾篱一家本是要到京都叔叔家拜访的。”  

  段晨风犹豫着斟酌词句:“姑娘一介纤弱女子独身前往京都,可有不便?”他想了想,又道,“段某也恰好要到京都办事,姑娘不若与在下同行。”  

  顾篱细微地抬起头来,恰到好处地使段晨风看到少女白皙的脸颊上那一抹微醉般的酡红。段晨风一怔,补充道:“段某并非心存不良,只是二人同行也方便些,更多个照应。”  

  果然是年纪轻轻就侠名远播的段晨风,绝口不提刚才救了她的事,又担心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的安危;说话如此小心,似乎生怕伤人——什么方便些,多个照应,恐怕是多个累赘吧。  

  顾篱在心底一笑,面上却还是清清雅雅的模样,音量较之前来说稍微大上了一些,但仍然是纤纤细细的:“顾篱也并非不识好歹之人,就先多谢段少侠一路上照顾了。”  

  段晨风微微一笑,走在了顾篱前面,还特意放慢了脚步,让人家能够跟上。  

  顾篱顺从地跟在后面,不久才开口:“段少侠,方才歹人并未伤到顾篱,而且顾篱也是有许些浅薄功夫的。”  

  段晨风脚步一顿,接着会心,稍微加快了步伐。当然,还是能让顾篱轻松跟上的速度。只是心中多了一分好感——对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子。  

 
  “这位爷,打尖还是住店?”  

  踏进客栈的门,小二马上迎了上来。  

  段晨风对着小二温润一笑,径直走向柜台,把银两放在上面,吩咐道:“两间上房,两桶热水,再送些小菜上去。”  

  掌柜笑眯眯地收起桌上的银两,小二绕到前面给段晨风和顾篱带路:“好嘞!两位客官跟着我上楼。”  

 
  热水氤氲的雾气漫上来淹没了顾篱的身形,慵懒的双眼在水汽中显得格外纯净和温柔,她轻轻吁了口气,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一声细微到极致的轻响忽然响起,顾篱头轻偏,身子若无骨般倚在浴桶上,眼睛阖上,模样甚为悠闲和安适。  

  良久,才有一把低沉悦耳的男音响起:“丹青,春光外泄哦~”  

  顾篱懒懒地动了动身子,抓起浴桶旁的包袱便往上抛去。房梁上的男子亦是散漫地抬起手,掌心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量,把包袱轻柔地推了下去。包袱原本就系得不严实,这么一来,直接在空中散开了。顾篱轻轻笑了一声,伸出一手抓住最早落下的衣服,在空中摊开的衣服直往男子面门罩去,然后脚尖微点,当男子把衣服拿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穿戴整齐的顾篱。  

  “真没意思。”男子蹲在房梁上,挑一挑眉。他到是没想要占便宜,不然也不能让顾篱轻易避过自己的视线。  

  顾篱轻哼一声:“嫌没意思就不要总来找我,小心让段晨风发现。”  

  男子做了个捧心的姿势,哀哀戚戚地道:“丹青,你为了那个叫段晨风的毛头小子竟然要赶走相伴多年的我吗?”  

  顾篱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装模作样的某人,绕过屏风走向桌子,拿起筷子挑挑拣拣起来。  

  男子一跃而下,坐到顾篱对面,嘟囔道:“这么挑食,难怪又矮又瘦!”  

  ……  

  顾篱瞥了他一眼,继续挑挑拣拣地夹起一些菜放到嘴里,那架势端的是斯文秀气。  

  男子终于正了正脸色,道:“丹青,别掉以轻心。”  

  顾篱的手滞了一滞,然后慢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直到完全吞咽下去,才开口:“不会。”  

  “段晨风才21岁。”男子叹一口气,“如此年轻在江湖上远近闻名,可不仅是因为他的家世背景。没有一点心狠手辣,全是侠骨柔肠,怎么可能?不过掩饰得较好罢了。”  

  顾篱只想着白衣少年关怀的脸庞,他的面容那么年轻和俊美。  

上一篇:心凉的秋

下一篇:下雪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