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乌鸦-----一则爱情童话故事(连续)3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6日 04:40:06

乌鸦  
《重新整理版》   小荷作文网
一则爱情童话故事(连续)   小 荷 作文网
注:此贴纯属虚构。  
 
——《第十六篇》——  
 
‘哇塞’  
过九百九十九天那么漫长的跋涉?br>猎人终于又见到了属于他自己的家,  
茅草屋---就快要变成茅草堆了!  
而乌鸦,不,现在是那位贵妇,  
在终于放下她那颗怨毒的心眼之前,  
还是不忘了她的口头禅!  
‘哇塞’  
 
‘亲爱的’  
‘我们将会好好的过日子’  
‘拿出你以前那些巧手的劲来吧’  
‘我们一起来收拾我们的小屋’  
‘我们的爱巢’  
‘我们将会生下一大群的儿女’  
‘我打猎’  
‘你织布’  
猎人恳切地对贵妇说,  
他已经开始了对未来的憧憬!  
 
‘哇塞’  
贵妇惊叫了起来,  
‘无法忍受’  
‘我无法忍受’  
‘你竟然会对一位美丽尊贵的公主’  
‘提出那么多非分的要求’  
贵妇尖叫着,  
‘哇塞’‘哇塞’  
她甚至气得浑身发抖!  
‘哇塞’  
‘你要记住’  
‘我现在是一位高贵的公主’  
 
‘好吧’  
猎人的心里,  
既伤心又感到失望,  
可是他记起,  
他曾经多么多么地爱过那位农妇!  
眼前的这位女人虽然变得有点懒,  
可还是抹不去他心中对她的爱,  
既然她不愿意,  
可,他还是,  
‘你一定是累了’  
‘亲爱的’  
‘还是我来吧’  
‘我一定会把我们的小屋整理好’  
‘你一定会感到幸福的’  
 
 
——《第十七篇》——  
 
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劳动,  
猎人终于,  
把小屋重新整理了出来,  
还在屋前,  
整理出一片空地,  
和,砍掉那些杂乱的草丛,  
开出一条小道。  
 
贵妇一动不动地,  
看着猎人在忙着这些事,  
心里,  
无动于衷。  
甚至在猎人劳动的间隙,  
还要猎人为她去打猎物。  
 
‘哇塞’  
她贪婪地,  
张嘴就想吃!  
被猎人抢了过去,  
猎人很宽容地笑笑,  
‘亲爱的’  
‘这是生的’  
‘怎么能吃呢’  
 
‘哇塞’‘哇塞’  
贵妇发出合合合的干咳!  
掩饰她心中不安的慌乱。  
 
 
——《第十八篇》——  
 
可是,  
过不了多久,  
贵妇已经发现,  
越来越掩饰不了自己的马脚了。  
 
她不会做饭,  
不会织布,  
不会打理小屋子,  
更糟糕的是,  
她根本不会做那什么好吃的‘小麦饼’,  
更别提能让她缝制什么衣服了。  
 
猎人不明白,  
他心目中的那个女人怎么会变成了,  
完全不同的一个样?  
他还是很爱她的。  
只是眼前这个穿着满身珠宝的女人,  
光鲜的背后,  
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干净。  
 
她每天总是保持着同一个不变的发饰,  
从来没看见过她梳头,  
脸上总是油光粉腻的,  
可也没看见过她化妆。  
这些都保存成猎人心底的一个秘密。  
他发觉,自己并不是那么的爱她!  
‘这到底是怎么了?’  
每次趁出去打猎的工夫,  
猎人就停歇不了的心中的迷团。  
 
 
——《第十九篇》——  
 
转眼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经历过春,  
经历过夏,  
又到了秋...  
猎人的心里,  
已经越来越反感跟他关在一间屋里的女人。  
 
他渐渐地想不起回家,  
而是以打猎为借口,  
整天整晚地在外头露营,  
尽管是这样,  
他还是无法驱赶走心中余音欲呕的,  
‘哇塞’...  
 
猎人在露营的一天,  
少有的,病倒了。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头野猪,  
不知不觉地在靠近他...  
 
猎人反射般地跳了起来,  
搭起弓箭,  
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射,  
野猪被射中了,  
却没有射中要害,  
它痛得倒地挣扎,  
‘嗷嗷’地叫着,  
一头‘嗷嗷’叫着的野猪!  
猎人心里一动,  
仿佛想起了什么?  
一种沉重的伤感弥漫了他的心!  
 
 
——《第二十篇》——  
 
猎人飞奔着,  
他突然间很兴奋,  
他朝茅草屋的方向奔去。  
野猪的份量重重地压在他的肩膀之上,  
可丝毫防碍不了他那轻松的步伐。  
 
‘亲爱的’  
他把野猪朝茅草屋门前的地上一放,  
迫不及待地放声呼喊:  
‘出来看,我带了什么回来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头一回没有听见那一声难听的‘哇塞’!  
猎人感到很奇怪,  
他放轻了脚步,  
慢慢地走进屋子里,  
看到,  
屋子里好多天没有打扫,  
地上布满了扯撕的动物的毛皮,  
墙角结满了蜘蛛丝,  
一只打着鼾声的女人,  
正在一团杂乱的毛絮中睡得昏天暗地。  
 
天啊!  
‘看看我几天没有回来,  
这里变成了什么样子?’  
猎人痛苦地大声喊着!  
 
猎人大声地叫骂,  
把锅炉给踢翻了,  
锅子里,  
一只被活生生地啃掉半只脑袋的,  
血淋淋的兔子摔了出来!  
‘天啊’  
‘这是谁造的孽啊?’  
 
 
——《第二十一篇》——  
 
猎人哀号的叫声把贵妇从梦中吵醒,  
‘哇塞’  
贵妇怒气冲冲地冲向猎人,  
象鼓风一样,  
双手拼命地抖动她的裙裾,  
她企图象风一样,  
然而,她很快就明白她再也飞不起来了。  
‘哇塞’  
她只好操起一口古怪的嗓音,  
‘哇塞’  
她的眼珠一轮转,  
‘合合合’  
她谄媚地干笑着,  
‘亲爱的,打回我要吃的兔子了吗?’  
 
一种感伤划过了猎人的心际,  
他突然忘了愤怒,  
而变得很平静了,  
‘一头嗷嗷叫着的猪’  
‘我打回来一头嗷嗷叫着的野山猪!’  
猎人象是沉浸在某种遥远的回忆里...  
 
‘哇塞’‘哇塞’  
贵妇发怒了,  
她象疯子一般疯狂地满地打转,  
‘哇塞’‘哇塞’  
‘你个该死的!’  
‘居然没有兔子!’  
‘居然没有兔子!’  
极度的愤怒让她变了脸色,  
‘去他妈该死的猪!’  
她捏起了两个拳头,  
高举着直冲着猎人的脑门喊:  
‘哇塞’  
‘去他妈该死的猪!’  
‘我从来就不要吃那该死的猪肉的!’  
 
 
——《第二十二篇》——  
 
‘可是’  
‘亲爱的’  
猎人依然如水般的宁静,  
‘你不记得我们在大雪的森林中曾经共度的那段时光了吗?’  
‘我们一起多么快乐的分享!’  
 
愤怒中的贵妇口不择言,  
脱口而出:  
没有!  
从来没有!  
‘哇塞’‘哇塞’‘哇塞’  
 
‘哇塞?’  
猎人学着她的嗓音,  
反复地沉吟,  
突然,  
他很兴奋地喊了出来,  
‘我记起来了!’  
‘还有一只令人非常非常讨厌的乌鸦!’  
‘它就是叫‘哇塞’!’  
‘你就是那只令人讨厌的乌鸦!’  
猎人冲她喊了出来!  
 
‘哇塞...’  
一阵惊恐的怪叫,  
只见贵妇越缩越小,  
身上的毛长了出来...  
一只乌鸦,  
在令人惊恐的痛苦的百态中挣扎,  
突然间,烟消云散...  
 
乌鸦的咒语破灭了,  
一团黑烟淡淡地散去,  
地上露出一颗好看的金珠。  
猎人拣起了地上的金珠,  
他想起了农妇,  
自己心目中那位真正的公主!  
 
可是,  
从现在开始回算起来,  
时间快要过去了五年了,  
懊悔不及的猎人,  
泪痕满脸,  
伤感满怀地紧握着这颗宝珠,  
‘不管过去多久!’  
‘我一定要找回你!’  
‘我心目中的爱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