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陌上首发》雪中陌路_第四章

作者: 满分作文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7日 01:54:35
他抚摸着执剑的右手,苦叹着,那只溅满了无数鲜血的手,如今自己又要用它,将那个少年流下的唯一弟弟,扼杀在这雪崖之上?那么之后,残夜对于自己,就真的只会是仇恨了吧。  
“语冥,走吧。”漠然的女子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悄然立在自己的面前,冷声道。   小荷作文网
“啊,恩。”冷不丁地一问让语冥微微有些慌乱,不由蹙起眉头按紧了配剑——从这一刻开始,就要全面戒备,尽管这是自己绝对不想的,但是,这是王的命令。   小 荷 作文网
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么?  
陡然,语冥有了主意,仿佛放下什么般微微叹气,那个少年,就秘密带他出逃吧,也算不辜负了残儿这些年来的辛苦。  
“月姐姐,早点回来。”笑容干净沉稳地少年立在门前,微微挥手。残夜淡淡微笑着说:“你放心,好好练你的剑法,溪绫剑法可不是那么好练的。”  
“恩。”焕风调皮地笑了笑,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跑进了屋内,从里面取出一柄水色长剑:“姐姐,你忘带泠敀剑了。”  
“呵呵。”残夜自嘲地笑了笑,接过泠敀剑,微微颔首示意,然后跟上了语冥。  
她没有听见语冥同部下的逼音成线,被封印了内力的她,功力已然低于语冥。  
“带那个孩子讨回武林,但是最好永世都不要再出现在皇都。”  
这样,也许能够让残儿会心转意,接受现实吧?  
冬日的风是无情的,宛若凌厉的剑气,迎面而上,无处可躲。  
然而残夜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烈风,自顾自地走着,全然不顾身前的语冥脸色已然是怎样的苍白。  
只是,语冥此刻却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而是用余光看着身后冷漠的女子,不由叹息——  
残儿……残儿。  
这些年,你到底吃了多少苦。居然在如此凌冽的寒风中,却尤不动衷。难道为了那个焕辰,你真的能够将人间一切的悲哀,都忍下么?  
那样冰冷的雪崖上,你居然生活了十二年!  
到底是什么支撑了你的意志?  
不一样了,和十二年前尚还稚气的剑术奇才,完全不一样了!  
缓缓地走着,两人各怀心事。在长达近百里的跋涉中,两个人居然没有说一句话!  
地点:皇都。  
素衣女子依旧没有任何的激动,直到踏上那袭素色的白毯,她的神色才微微跳动了一下,十二年前的景象犹在眼前——  
“残儿,等我们能够活着回去,我带你去武林好不好?在哪里,我会猎给你一袭柔软的白毯,让你在冬天也能够感到温暖!”  
“你们答应不怪罪残儿,我就跳崖。”  
“残儿,今生无法相伴,就来生相随吧。”  
那个少年的呵护已然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呢?柔软的白毯不在,幸福的生活不在,那个淡然微笑的少年,也不在了!  
一时间,残儿感到心死如灰。  
“语冥参见陛下。”自踏进皇都的那一刻起,语冥按剑的手微微松开,神色也自然了些。  
终于,还是没逃啊。  
“好,好,果然是语冥,将残儿带了回来。”王笑容满面地夸赞道,全不顾一旁的残夜脸色已然是怎样的苍白。  
这,就是回来的结果么?  
还不如不会来。  
“残儿,你终于肯回来了。”寒暄了几句之后,王终于对着残夜说话了。残夜短促冷笑,却全无威胁之意:“父王,我叫残夜。”  
“你……”王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堂上的气氛立刻紧张了起来,所有大臣都噤声不言:“还想让我承认那个畜生?”  
“强行封印了我的血脉,然后逼他跳崖,计划的不错。”冷笑犹自挂在唇角,冷酷而不容置疑。  
“残儿,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父女重逢的喜悦霎时化为乌有,王的颜色骤然阴沉:“那个畜生已经死了!死了!”  
“我知道,我不是回来了么?焕辰死了,你很高兴吧?”语气中无不讽刺,语冥看着残夜和王针锋相对的局面,也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时间竟也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许久,才传音给残夜:“残儿,先让王给你解除封印吧。”  
没有错,封印还没有解开,我必须要忍耐……但是,焕辰的死,怎么就能够这样算了呢?  
“既然他已经死了,你执意就执意吧,如果你愿意回来,我将不计前嫌。”毕竟是有求于人,清楚知道残夜性情的父王即使对我是蛮腔怒意,也只好强行压下,笑脸相视,这无疑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连语冥也颔首示意,在这样的几重压迫下,残夜终于有所退步,简介地回答道:“我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见到气氛的缓和,父王的神色也不再阴郁,他从玉座上闪身而下,杖尖连点残夜身上的几处大穴,只觉浑身一松,和煦的内力冲脱了禁锢,残夜淡漠地行礼,然后再也不顾身后再次锐利地目光,踏上了门外的白毯,只听见玉座上的王者再也不顾所谓的风范,拍案而起,大声咆哮:“就为了那个畜生,你居然会这样对你的生父!他到底怎样对你了?可以让你如此死心塌地!”  
“不为了什么。”残夜没有站住脚,敷衍般地回答了一句,尔后缓缓地步过白毯。望着素净的色彩,残夜却感到心仿佛被凌迟一般,早已冷漠的心在这一刻痛了起来,脑海里只是焕辰俊美的笑容和跳崖前的悲凉,两个画面仿佛两柄利刃,将心生生割裂。  
此刻,残夜的身形已然有些摇晃,语冥暗叹不好,也顾不上向王请辞,便跟着奔了出去:“残儿!”